拜拜小运,都在说似水小运

昨天 今天 明天哪一天 没有太阳的转变从前 现在
以后哪一次没有似水的流年都说赏心悦事谁家院良辰美景却抵不过时间多少情根种明月清风里徐徐染流年

流年、我忘了那年和你一起看过的星。

估计岳航把流年的信看的差不多了,我给他发了条短信:如果婚礼决定继续,你们又正好缺一个伴娘,我随传随到。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流年、我错过了你。

不知道你在读这封信的时候我会以什么样的状态在你身边,或者我早已经逃的不见踪影。写这么多,就是想把这么多年藏起来的话都跟你说,知道你很难原谅我,因为我对你撒了太多的谎,我都明白的,如果换个立场,我也是没法原谅的。无论如何,我会一直是你的朋友,只要你转身,我就在你身边。

再也不要见到你。

我原本以为,这辈子和流年也就这样了,毕竟一起长大过,有些事情留在回忆里就好,可有时候原本以为放下的事情总能不经意间因一个小小的点而被打破。

流年、我厌倦了现在这样的自己。

现实远比我想想的残酷,流年成为那年学校的一个大冷门,明明是重点学校的苗子愣是连个本地的二本院校也没能考进,只得被调剂到外省的一个不知名的学校。我考的也不好,勉强留在了本地,岳航凭着家里的关系也留在了本地。

这个季节的情人节、我一个人过。

自私的流年”

一梦醒来、岁月已过,仿似花开无痕般。

“哦,知道了,祝你幸福。”我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

流年、我没有留住你。

高三的时候流年学文,我学理,考试的压力逼迫着我们不得不分头去上各种的补习班,我们约定,好好拼一年,在大学里好好疯。考期越来越近的时候,流言却没有任何预兆的传遍了不算小的校园。我不知道自己是倒数第几个知道校花流年跟文科班名不见经传的岳航在一起了,不知道为什么,以往关于流年的恋爱绯闻我是一点也不在意的,可偏偏这一次我却有了奇异的感觉。岳航我认识,初中就认识,流年也认识,我们曾经都很厌恶的一个人,因为岳航曾经追过很多女生,却似乎没有一个是真心过的,成天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想流年无论如何也不会喜欢这种男生的,但心里总是怪怪的,只好趁着放学吃饭的空档去打消自己的疑问。

流年、一个听起来略带些许矫情味道的字眼。

“你是让我保持现状就好,就因为她曾经是你的朋友,虽然只是曾经的朋友?”岳航看来很不满意我现在的态度。

我没有织女般的勇气、

“是,我非常高兴你们能真的走到一起。”我正视着岳航,有些事情直接面对才是最有效的解决方式。

一直相信、人不是冷血的动物。

不要怪我写信都不会按格式来,因为这不是信,是我写给你看的我的日记。

不再触碰、不再触动。

“原来你是真的明白啊,我讨厌你的明白,让我变得一无是处。”流年嘴上发狠,眼睛里却有波光闪动。

那样、至少心不会那么那么的疼。

“告诉我所有的事情,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有什么不能说呢。”我知道流年现在内心挣扎,但我们之间彼此掩饰的太久了,终究是要坦白的。

而我、则希望这辈子

流年始终欠我一个解释,即使是在我们断了联系的时候她也没能给我。她不说,我也不想问,我相信流年做一切事情都是有原则的,不会乱来。我宽慰自己,如果流年真的喜欢岳航,那我就也去试着喜欢岳航,是朋友就应该支持,毕竟感情的事很难说,喜欢了就是喜欢了,没有什么谁对谁错,真心希望岳航是认真的对待流年。

但结局真实而残酷的说明着我当年的傻。

“hi,好久不见,你过得好么,我很想你。

即使有鸟儿搭桥也回不去的曾经。

“唉,那是你不知道,就是她自己说的,都传遍了,岳航就为这事跟她分的。这都不说了,到大四的时候她要找工作,就那学校,你也不想想能找上什么好工作啊,最后就赖着岳航,通过人家家关系给搞定的。”朋友继续说。

没有你、没有回忆。

我想岳航会明白我的用意,我也确定,流年迟早会拥有完美的爱情,而我,也一样。

流年、我忘记了那段忘记了自己的短暂岁月。

流年从小学就跟我是一个班,她很文静,漂亮,是标准的好学生模样,所有的人都喜欢她。那时我刚从农村转校过来,一副大大咧咧的假小子样。其实是个女生都爱美,流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我对美的所有理解,小时候我最隐秘的愿望就是能变成像流年那样既美丽又温柔的女生,让班里最调皮的男生都会对我客客气气的,而不是让内向点的男生都怕我。愿望归愿望,现实就是现实,我小小的心灵里坚定的认为我们始终是两个世界的人,不会有太多的交集。可是生活总是那么不经意的就改变了轨迹,我家所在的大院院墙被人凿了个洞,我好奇的跑到墙边去看,然后看到流年正站在洞的另一边看我,就这样年少的友谊正式缔结。

那么、我宁愿我只是喝了一杯苦咖。

“流年,好久不见。”我试图用开心的样子去掩饰太久不见的尴尬。

流年、我忘了那年和你一起做过的梦。

就这样,我跟流年各自开始了自己的大学生活,虽然距离远,但我们经常通过网络和电话互通着彼此的境况,一切仿佛又回到从前那样美好。大一快结束的时候,流年告诉我她不想和岳航在一起了,我表示同意,因为我始终觉得他俩都不像一路人。后来直到大四我也没听到流年有再恋爱的打算,她总是一副很忙的样子,参加各种社团,考各种证书,我笑话她刻苦的有些过分,逼得我这种混日子的人都快无地自容了。我知道追流年的人很多,还有很多条件很好的,我不停的劝她有好的缘分还是要把握,她都只是笑笑了事。

如果说、岁月真的那么蹉跎。

“呵呵,不用不用,有这心就行了。”岳航反而越来越局促。

此生搁浅、

我想对你说对不起,对不起跟你撒了那么多谎。

我要怎么哭。

“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啊。”我转换着话题,但不知道对于气氛的转换有没有用。

你亦没有牛郎般的果敢。

“走到这一步,再回头又能怎样?”我反问。

错过的流年、那年

然而,流年也没打算给我原谅的机会,自从那次通话后,她再也没有给过我任何联系,就这么从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我终于明白,友情可以这么脆弱。

那么、就让我也错过所有的回忆。

“你误会了,流年是我一辈子的朋友,从来没有变过,我也不会要求你什么,只是想提醒你一些事而已,一些你因为太近而忘了看的事。”说着我把流年之前给我的信递给了岳航,“我帮你点好了拿铁,你一直喜欢的味道,边喝边看吧。”

牛郎织女一年一次会面、互诉离肠。

“她学校不是太好,可是她学习很好的,人也漂亮,找个好工作也很正常的,你想多了。”我实在不忍别人这么说流年,即使我们似乎已经不是什么朋友了。

没有任何的烘托、没有丝毫的留恋。

“你还记得以前你们学校的那校花么,叫什么流年的。”很偶然遇见的朋友问。

错过的流年、那年的你

“哦,好久不见。”岳航有些不知所措的回道。

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牛郎织女星。

我知道流年的自尊心有多强,也知道她有多么的不甘心,思前想后了十来天,我决定去流年家好好劝劝她,正好流年的妈妈也打电话希望我能去帮着劝流年补习,所有人都觉得太可惜了。

傻、是我唯一可以安慰自己的字眼。

“嗯,我想也是,你可别忘了他有多花心,这样的人还是少理。”听了流年的话,我稍稍放下心来,嘴里咕哝着。

流年、丢失了我们的花样年华。

“流年,你没什么吧,最近好多人总是传你跟岳航,不要太在意,现在学习最重要。”我嚼着刚打好的菜问。

“那就试着去喜欢。”我回答。

看完信,我才发现眼泪早已溃不成军,这么多年的委屈似乎一瞬间都爆发了出来,事情总算是有个交待,流年总算是回来了。其实,自私的不只是流年,我也好不到哪里去,自私的守着自己的坚持,这么多年没能更主动一些,即使对一直那么心疼的流年也强装着冷漠与疏离。对于这一切,我们最好不要后悔,因为经历过,才更知道珍惜。

“哇,看来我要更努力了,照这劲头我想和你上一所学校很难了。”我朝着流年的背影喊着。

“可如果我说我不喜欢流年呢?”岳航追问。

流年渐渐变得不一样了,虽然我明确的表示自己支持他们的感情,也尽自己所能的去跟岳航拉近关系,但我还是明显的感觉到流年跟我的距离有些疏远了。我们之间像是堆起了一道无形的墙,话题也仅限于学习,很少涉及感情。我依然在宽慰自己,高三太忙了,大学就好了,我已经对岳航很好了,岳航也没有明显的排斥我,流年会像小时候一样闹几天别扭自然又跟我很亲了。

“现在跟岳航在一起,快结婚了,那女孩心计够深的。”见我不打算插话,朋友只好自顾自的说着,“她知道岳航家条件好,一直扒着不放,明明高中一毕业就分手了,还到处埋怨说是因为岳航自己才没能考好,把人家岳航一度抹黑啊,最后闹了个分手了事。”

“礼物是一定要有的,不过请帖你可得给我发啊。”我心想流年不给我请帖,岳航总不能也不给吧。

“听说你终于要把我们流年拐跑了,怎么事先也不报备一声呢?害的我都有些措手不及了,说吧,我应该送你们什么结婚礼物呢,”我为了避免气氛更加怪异,只好故作轻松的谈起他们结婚的事。

“没有吧,她没有埋怨过岳航,只是说是因为心里素质不好才没考好的,以前流年是学习挺好的。”我忍不住说道。

“流年,要不你考虑一下补习的事吧,我跟你妈都觉得你去那个学校太可惜了。”我看着瘦了很多的流年,突然有些后悔过来。

“我们在一起有那么好么?你真的觉得我们幸福么?”岳航丝毫没有要退让的意思,一步步的紧逼着。

“好,不愧是我的朋友,如此懂得分寸。”流年冷笑。

只是很快,流年就用实际行动给了我重重一击,当时的场景现在都异常清晰。

我毕业那年恰逢经济不景气,很多公司都不怎么招人了,有一天实在心里郁闷,就给流年打了个电话,本想得些安慰,却彻底的伤心了,流年只在电话里敷衍了我两句,就急急忙忙的挂了电话,原因是电话里一个男声在催促她。我听出了那个声音,是岳航,流年跟岳航又在一起了。几乎毫不费力的,我从高中同学那里得知,流年跟岳航复合了,早在流年大四的时候。我又一次被流年骗了,对,又一次,这一次我不打算主动去原谅她。

“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不信你可以打听啊。现在她更过分,吃的、喝的都是岳航的,只知道花钱,别的什么都不管,不就是长的还凑合么,岳航自己都说要不是看在这么多年的份上早就分了。”不论我怎么辩解,友人都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看来这事在岳航的朋友圈里是人尽皆知的。

“流年,你不要闹别扭了,有什么事你就说,为什么要绕这种毫无意义的圈。不是我懂分寸,是你在心里给我画了一条线,没有你的允许,我怎么跨都跨不过去,不是么?”我有点无奈。

再后来,流年毕业回到我上学的城市,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我则因为专业的原因还有一年才毕业。原本想着都在一个城市了,我跟流年又可以形影不离了,可是事情总是不按预想的发展。流年作为刚工作的新新人总是很忙,我一个即将毕业的人也总是疲于奔波在各个招聘会之间,偶尔有时间想去流年那坐坐,她总是在加班。我们连联系的时间也很少了,可是我总是想,忙完这一年总会好的,毕业留在这个城市就能解决问题了。

“可是,可是你这样太可惜了,今年不是实力不行,只是你有些怯场了,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我试图坚持。

“不想让这件事牵绊住我们三个人,流年很爱你,比你我想象中的都要爱。”我试着去解释,希望岳航不要把这当成是掩饰。

“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你,流年,如果你想告诉我,你就说,如果你不想告诉我,那就不说。”我坦然的说道。

“哦,这事啊,他是在追我,我没怎么搭理。”流年低着头吃饭,脸上没什么太大的浮动。

那天阳光非常好,虽然是初夏,却已经显得过分浓烈了,我好不容易整理好笔记准备骑车回家吃中饭,还没走到学校车棚就看见岳航牵着流年的手从车棚推车出来,两个人笑容异常灿烂。我慌忙转身躲到一个柱子后面,看着两人甜甜蜜蜜的从旁边走过。流年在路过我身边的时候稍稍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直接离开。我知道流年早就看到我了,她也知道我看到她了,十年的默契倒是这会起了作用,谁都知道莽撞的质问只会留下尴尬,我不记得那天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一直都很懵的状态。我还是固执的认为:流年不会刻意的骗我,即使那天她告诉我中午要去老师家补课,让我自己先回家。直到好几年后,我才理解当时自己的固执,因为在我心里流年太美好,不能就这么留下瑕疵,我两的友谊也不能允许丝毫的怀疑。

关于流年的消息我是从岳航的朋友的朋友那里听说的,有时候世界很小,以为没有关系的人和人随时都可以因为任何一个别人而关联起来。我竟第一次知道,流年在别人的闲话里原来如此不堪。

“知道,从初中起就知道。”我回答。

“你知道我喜欢你?”岳航试着说出自己的猜测。

原本以为很快消失的流言越传越烈,甚至已经没有人来求证我这个流年公认闺蜜事情的真实情况了,人人都非常笃定的认为岳航就是跟流年在一起了。我只觉得好笑,想着大家为了化解高三的压力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这么白的谎还真传的跟真的一样。

“那你现在是什么意思?”岳航有些沉不住气了。

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岔开了话题,心里想着当个八卦听听就好,闲聊出来的东西有多少可以当真,即使是真的,那个人,那些事也早已与我无关。这一次,我对自己撒了谎,又或者我一直都对自己撒着谎,从流年第一次因为岳航而骗我开始。我自从知道关于流年的传闻开始就真切的感受到了心疼,心疼流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猜想她过的不好,这些传闻,聪明如她应该早有所知,那为什么她要让自己忍受这一切呢?我开始想念流年,想念她温柔外表下坚强的心,想念她的倔强和努力。我决定去见流年,只是,她又一次没给我去找她的机会,流年先联系了我,她说她想见见我。我们约在一间以前常去的咖啡厅,很难得那家店还在。

“当然啊,你们两都跟我认识那么多年,看到你们走到一起我多开心啊。”我不想让预感的事情发生,尽量的打着哈哈。

流年似乎没听见,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里。

第二次,我大四的时候瞒着你跟岳航又偷偷在一起了,这次也无关感情,只是因为听到一个传闻,当年岳航喜欢的人不是我,是你,我心里特别受打击。回想以前的种种觉得自己真是可笑,觉得就为了这么个人跟你疏远了那么多。岳航来我上学的城市游玩,我主动要求给他当导游,也对之前的事情做了解释,也问了他关于传闻的事。岳航挺直白的承认自己当初是喜欢过你,我本想帮你两搭个线,试探了几次,你的回应都是不可能。不过岳航倒是挺感谢我的热心,我们倒是成了不错的朋友。我工作的事情还是他出面帮着解决的,为了说服他家人帮忙,我们只好假装在恋爱。我们家条件也就那样,不可能帮我太大的忙,我很感谢岳航的帮助,渐渐的竟真的有些喜欢岳航了。对不起,我没能向你坦白这一切,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第四次,应该也是最后一次了吧,我不想让你参加我的婚礼,这是我对你撒的最大的一个谎,如果婚礼我只邀请一个客人,那个人也一定会是你。我怕你看到现在的我,因为这场婚姻没有看起来那么美好,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我是嫁条件而不是嫁人。我想,你会明白,我不是那样的人,从来都不是。岳航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但大概因为家庭条件好的原因,他没有学会怎么去奋斗,去争取,我现在只能表面上拼命的花着他的钱,让他为我的物质去买单,借以刺激他去努力。其实,那些钱我都偷偷的存了起来,想着以后用于他创业,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啊。有时候,成就爱人比成就自己还难,呵呵。希望你能找到一个爱你更深的人共度一生,我这样太爱对方太累,不舍得你像我一样。

“试了这么多年了,还有意义么?”岳航继续追问。

“真的不了,我的心里素质就这样了,算了吧。”流年眼神很倔强,

“我明白了,谢谢你给了我一个答案,这么多年都不说,为什么现在说?”岳航不是笨人,很快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岳航奇怪的望着我,这次我没有给他任何机会,只是在离开前告诉他知道他喜欢拿铁,只是因为流年不止一次的说过。

“嗯,好久不见。”流年淡淡的应着,反倒使我尴尬了起来。

思索良久,我辗转要到岳航的电话,没有丝毫的犹豫就拨了过去,电话里我没有说太多,只说想见见老同学,岳航倒也爽快,很快就赶了过来,地方没变,我连位置也没挪,只是预先帮着点了一杯流年喜欢的拿铁。

“你不问为什么?”流年显然没有预料到我的反映,我也没有预料到。

我是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骗我,就如当年不明白她为什么要从我的世界消失一样。预想的伤心、生气甚至幸灾乐祸都没有出现,我听完友人的转述很平静,内心似乎没有起丝毫的涟漪,可是晚上却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的内容很单一,我远远的看着流年挽着那个男人的胳膊,她回头,我躲开,周而复始,两个人陷在一种互相寻找又互相躲避的旋涡里挣扎着不肯退让。早晨醒来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是皱着眉头的,心里却是空落落的感觉,仔细的坐在床边想了又想,原来,这么多年,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心疼着流年,从未改变。

再次听到流年的消息已经是我们失去联系五年以后的事情了,我以为她会理所当然的幸福,可是现实却扯碎了她精心为我编织的网,亦或是给她自己的网。

第三次,我工作后总是跟你说忙,也不管你找工作的问题,甚至有些刻意的冷漠。对不起,请原谅我在友情和爱情里选择了爱情。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那么深爱着岳航。我不确定他对你的感情到底有多深,深到这么多年过去还是时不时的打听着你的消息。甚至高中时跟我交往也只是幼稚的想试探你对他是不是有意,结果却耽搁了自己。咱们最后一次通话我是故意让你听到他的声音的,想让你对我失望,然后断绝联系,因为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做你的朋友。

十年时间,我跟流年一起经历各种考试,讨论各种明星八卦,尝试各种新鲜事物,两个人好到不能再好的程度,明明天天都黏在一起,还隔段时间彼此给彼此写封信,又或者以各种理由留宿在对方家里整晚整晚的聊着天。那时候,我相信流年跟我一样相信,友谊真的会地久天长,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即使年华老去。当时的我们怎么也不会预料到,仅仅是一场爱情瞬间就能将十年化为乌有。

“嗯,今天来见你就是为了这件事。我不想你来参加我的婚礼。”流年微笑着看我,容颜依旧美丽,笑容却只让我感到了凉意。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还当我是朋友,我没有办法再待下去了,这个,给你,请不要责怪我。”流年转身离开,我没有拦,因为我看到桌上的淡蓝色信封和信封上刚刚掉落的眼泪。

“嗯,你不管了,你先吃着,我先走,今天要去补课。”流年飞快的吃完饭,急急忙忙的走了。

“好久不见啊,岳航。”我是真的很开心看到岳航,不过不难从岳航的表情看出他的惊讶,估计同学这么多年,他第一次见我这么热情,我不禁莞尔。

“不了,我不想再经历一次高三了,太累了,我没有信心明年就能考好。”流年抬起有些苍白的脸看着我说。

“什么意思也没有,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可能有。”我回答的很平静,却没有给岳航留任何余地。

扭头看看窗外,熙攘的人群里有流年倔强的背影,我一直盯着,直到确认她坐上了出租车才回神打开信封,久违的字迹再次出现在眼前。

“你想要我们的请帖么?”岳航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似得,突然抬头盯着我问。

第一次,我瞒着你跟岳航偷偷的交往是我不对,谢谢你躲在柱子后面没有当面揭穿我,那时候高三压力好大,突然就想放纵自己一次,就答应了岳航的追求,无关感情,只是对现实的逃避。看着你每天很忙的样子,我实在是不忍心总是占有你的时间,岳航他很会逗女生,跟他在一起很轻松。只是,像惩罚一样,我高考搞砸了,这是后悔也没办法的事,我自己惹得事就得自己去面对。岳航说他可以跟我一起去补习,我选择离开,并且把所有的事都推到他身上去。跟所有人我都会撒谎说是因为岳航而成绩下滑,只有在你面前我才敢直视自己的缺点,谢谢你那时对我的劝解。后来我觉得自己确实自私,也就故意找茬跟岳航闹翻了,现在想来,着实可笑。

“哦,知道。”因为本就不是太相熟,我就不想说太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